卢乐群的隶书行草化探索

更新:2015-3-12   点击:
  • 产品描述:
产品介绍

             

卢乐群的隶书行草化探索

  当代书坛,在坚持走碑帖交融书法之路并汲取民间书法粹华的书家群中,卢乐群所取得的成就无疑是具有代表性的。他的创作植于深厚的书法传统,又有着符合书法艺术本体发展逻辑的原创性,他的技法语言独特而成熟,他的作品传达出来的精神境界体现了鲜明的时代气息……这些都构就了卢乐群书法创作在当代书坛的地位。

  卢乐群书法的创作方向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以帖为体,以碑为用的行草书,由于注入了碑学因子,改变了帖学只能写小字的旧习,使“二王”一路的行草富磅礴气势,并成为恢宏巨制。另一种就是以碑为体,以帖为用的隶书行草化探索。这种以对联形式出现为主的行隶作品,是卢乐群初创于80年代,经20多年的反复锤炼,不断走向成熟的产物。这一书体以《石门颂》为底蕴,结合简牍、章草、行书的结字造型特点对汉碑进行了较大的揉合改造,对一些偏旁结构进行行草化删减、替换,大胆采用夸张、变形的手法,充分利用形态上的向背、曲直、欹正、开合等对比因素,打破了汉碑静态结构,加之以自然、错落、倾侧、顾盼、连贯的动态造型,这些作品蕴含着现代时尚的元素,显示了无处不在的张力,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某种意义上这样的造型也体现了现代书法创作的共同趋向——走向“二度抽象”,在相对弱化文字的可读性中增强了造型上的丰富性,这需要一种敏感的独特把握,需要性灵上的感悟,需要艺术的想象力和创造力。

  因此,我们认为卢乐群的行隶创作是深入挖掘传统,并重新提炼整合后的新的书法艺术面貌,是具有鲜明时代特色和原创意义的面貌,它为当代隶书创作增添了新的模式。

  在表现技法上,卢乐群对隶书行草化创作己形成自己纯熟独特的用笔语言---这些作品的线条既具有汉碑独特的高古、质朴、简洁、厚重的内涵,又具行草书流动潇洒的抒情性。他的创作喜用质地上好的白色加厚生宣,执饱满的羊毫笔以浓墨写就。白色宣纸似乎与当代崇尚华丽、好色之风不相称,但质朴无华中更显精神,也更显丰富的墨色变化。他的用笔用墨以深沉、厚重为基调,而偶间一些枯笔与淡墨的交替,虚灵而结实。在加厚生宣上运笔时具有的超强阻力,与卢乐群凌厉之势的顿笔刷字结合成了一种沉着而痛快的辨证关系;而羊毫笔的使用,使其线条的质感更为细腻——极沉厚、极强劲,又极柔和、极灵逸。所以卢乐群笔下的线条充分而典型地显示出书法线条的维性特征:线条本身圆浑的立体感,欹侧转折时显示的空间感,线条交叉显示的层次感,运笔速度及墨色变化显示的时间感等。其笔下的线条,在准确肯定的同时又强调微曲变化,在明确的势态中,微微地表现出波动、曲折的形势,笔与笔之间因势相生,所谓“一笔成一字之规,一字成一篇之准”,表现了高超自如的用笔技巧。正是这样一种大手笔、大功力,造就了这些行隶书作的精湛品质与艺术高度。

  深掘于传统,追求新的艺术高度——正是卢乐群20多年来隶书行草化探索的目标和价值所在。中庸有语:“博厚,所以载物也;高明,所以覆物也;悠久,所以成物也;博厚配地,高明配天,悠久无疆。”我想,这既是卢乐群书法境界的体现,也是其人格的绝好写照。

来源: 美术报  作者: 王波 


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


更多产品